<address id="9dz9p"></address>

        <address id="9dz9p"><nobr id="9dz9p"><meter id="9dz9p"></meter></nobr></address>

          <form id="9dz9p"></form>

              <form id="9dz9p"></form>

              <form id="9dz9p"><form id="9dz9p"></form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追憶鐘揚:一位奔走在青藏高原的“追夢者”

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 : 首頁 > 新聞中心

                追憶鐘揚:一位奔走在青藏高原的“追夢者”

                * 來源 : * 作者 : admin * 發表時間 : 2018-09-05 * 瀏覽 : 30




                “我獨自遠航,為了那些夢想。我堅信,一個基因可以為一個國家帶來希望,一粒種子可以造福萬千蒼生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對于鐘揚,其實他還有很多稱號:“種子獵人”、“植物學家”、“援藏教授”、“科普工作者”、“復旦博導”。在西藏奔走的16年間,鐘揚為國家和上海的種子庫收集了上千種植物的4000萬顆種子,儲存下了綿延后世的豐富“基因”寶藏;為西藏大學申請到第一個生態學博士點,培養出西藏大學第一位植物學博士;攀上了珠峰北坡,采集到了世界上分布海拔最高的植物——雪蓮,這也是中國植物學家采樣的最高點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妻子張曉艷說,“雖然鐘揚陪伴我們的時間很少,但是我們全家人的心始終是緊靠在一起的。每年我生日的時候,他總會記得給兩個孩子一些錢,讓他們去給我準備禮物。他也會在孩子很多關鍵的問題上進行引導。出意外的前兩天,他還在微信里指導大毛科創活動的申請書。而那也是他發給兒子的最后一條信息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學生:鐘揚是慈父與良師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鐘揚的學生扎西次仁是首位藏族植物學博士。他回憶初次見到鐘揚的場景說,“當時他就是穿著一件很破的牛仔褲,辦公室也很普通,我就想怎么一個上海來的大教授是這個樣子的。后來,他拿自己的工資給我們墊付很多方面的花銷,我才知道他總是考慮到我們,而對自己沒有那么講究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扎西次仁說,鐘揚血壓高,身材又胖,剛到西藏時高原反應厲害,頭暈、惡心、無力、腹瀉。但鐘揚從不抱怨,為裝更多采樣,出門只帶兩個面包、一袋榨菜、一瓶礦泉水,幾乎天天如此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鐘揚學生、復旦生命科學學院博士生徐翌欽回憶說,“作為鐘老師的學生,去西藏采樣的路途,比尋常采樣更加充滿著艱辛與疲憊。有時一天就要奔赴七八個采樣點,很多時候要坐夜車。因為高原反應,鐘老師連呼吸都很困難,但他為了防止司機睡著發生危險,就上氣不接下氣地堅持和司機說話。有師兄提出要換他休息一會兒,他卻讓我們抓緊時間休息。”

                2015年,鐘揚因長期工作勞累而突發腦溢血,徐翌欽和同學們在醫院陪護。凌晨三點,徐翌欽被鐘揚的鬧鐘叫醒,后來他才明白這個鬧鐘是鐘揚每天用來提醒自己睡覺而設置的,“在我心里,鐘老師不僅僅是一位慈父與良師,他更是一位具有家國情懷、埋頭苦干的科學家與教育家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腦溢血搶救醒來后,鐘揚在ICU病床上口述了一封給黨組織的信:“這十多年來,既有跋山涉水、冒著生命危險的艱辛,也有人才育成、一舉實現零的突破的歡欣;既有組織上給予的責任和榮譽為伴,也有竇性心律過緩和高血壓等疾病相隨。就我個人而言,我將矢志不渝地把余生獻給西藏建設事業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就這樣,鐘揚和學生們在雅魯藏布江兩岸,花了整整3年時間,給每一棵巨柏樹進行登記,直到將世上僅存的3萬多棵巨柏都登記在冊;采集的高原香柏已提取出抗癌成分;在雪域高原追蹤數年,最終尋獲了“植物界小白鼠”——擬南芥;西藏大學成功申請生態學碩士點、博士點,生態學科入選國家“雙一流”建設一流學科名單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同事:“追夢者”鐘揚達到了令人仰望的生命高度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上海自然博物館建設期間,需要尋找一個能夠承擔全館圖文寫作的團隊,但因學科跨度大、文字要求高,始終找不到合適的人選,先后聯系的幾家高校都因這個項目難度太大而婉拒。

                作為自博館圖文項目負責人之一,鮑其泂找到鐘揚,原本希望他能幫忙牽線或引薦人選,沒想到他二話不說就接下了這個要求高但回報少、時間緊卻周期長的“燙手山芋”。

                自博館圖文文稿的內容涵蓋了天文、地質、生物、人文等學科,文字要求兼顧準確性、前沿性、可讀性,可以想見其創作過程必然漫長而痛苦,一天的時間通常只能討論十幾二十塊圖文的內容,而整個自然博物館有將近五百塊知識圖文。

                鮑其泂回憶:“即便很忙,鐘老師卻依舊和我們坐在一起字斟句酌地討論每一段內容,我們也很不客氣地把最難的部分都留給他。在半年多的時間里,每次聽說鐘老師從西藏回上海了,我們都會立刻去預約時間,他也總是爽快地答應,哪怕只有半天的時間,也會趕過來和我們一起討論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此外,鐘揚還為自博館提供了極不易得的青藏高原溫泉蛇標本,還幫忙征集了八個高山蛙標本。這些標本的獲得,為青藏高原的形成和隆起學說提供了展示的標本物證。

                在復旦大學舉行的鐘揚事跡報告會上,復旦大學黨委常委、副校長金力用一個關鍵詞“追夢”凝練鐘揚的一生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他的頭腦里,考慮更多的是社會、是國家,關注的不僅是當下,還有長遠的未來。那么多的艱苦,那么多的危險,也只有他,說起這些能云淡風輕,也只有他,扎根進去,就毫不猶豫,絕不回頭……”金力介紹,在共事的五年里,鐘揚提出了很多戰略考慮和創新舉措,眼光長遠而不在意眼前的名利。

                回憶起鐘揚在痛風發作、腿痛難忍的時候,依然堅持帶大家上山采集種子,而不讓學生獨自冒險上山,金力表示:“我想,他那個胖胖的背影,在學生心中,已經不只是一個影像、一段記憶,更會成為照亮他們一生的一盞明燈……在我眼中,鐘揚就是這樣一個極其堅強、心懷大愛、純粹無私的人。他敢于有夢、勤于追夢、善于圓夢,一旦樹立目標,就咬定青山不放松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不是杰出者才善夢,而是善夢者才杰出。鐘揚是這么說的,也是這么做的。所以,他最終達到了令人仰望的生命高度。”金力說。

                (記者 馬化宇 陳靜 郭容)



                招生
                新贝彩票平台